翮楷粗き夥厙

■葉輝話說易文原名楊彥岐,又名諸葛郎、司馬青杉,為本港著名導演及填詞家,在1920年11月26日生於北京,1978年3月29日逝世;其父楊千里為晚清優貢生,其兄弟姐妹計有建築師楊錫鏐,動畫製作人楊左匋,企業家楊錫仁及費孝通之母楊紉蘭;他1925年隨父母遷居江蘇吳縣,1936年他年僅16歲,編寫首個劇本《時代中》,未獲採用,1937年盧溝橋事變他與全家在上海定居,就讀於聖約翰大學文學系,於1941年畢業,從1948年起,他為香港影片公司編寫劇本,1951年他以易文為筆名。1934年2月3日,在上海楊亮功家,易文與胡適有一面之緣。其父讓易文拜胡適為師,胡適不敢當,並說:「彥岐十三歲,喜歡讀文學書,很有天才,他家遺傳甚好,定非凡品。」他為導演寫作歌詞數量最多,詞作如《第二春》、《我要飛上青天》、《我愛恰恰》、《青春兒女》等,俱為上世紀五六十年代中後期作品。從上世紀五十年代至七十年代初,他都有歌詞面世;1967年後他成為百代唱片公司的合約詞人,他寫詞常用的筆名周之源,成為百代合約詞人後,他用過不少筆名,較常見為孟如、辛梵、丁山、聖木、雲山、余心等。他生前喜愛吸煙,在1969年初,48歲診斷呼吸系統出現毛病,此後,他的健康狀況轉差,直至1978年3月29日因呼吸系統衰竭逝世,享年57歲,他生前編寫劇本逾六十個,執導逾四十部電影;他面市作品計有《空中小姐》、《金縷衣》、《青春兒女》、《快樂天使》、《溫柔鄉》等等。他在編劇及導演生涯以外,更擔任《掃蕩報》、《和平日報》及《香港時報》編輯,1944年出版《下一代的女人》、1951年《真實的謊話》、1952年《彗星》、1964年《雨夜花》等好幾本小說,如今所見到的約八萬字長篇《凶戀》(1955年),當年僅印二千本。《凶戀》寫發生在廣州市郊一座私人大宅「蔭園」內的故事。蔭園之內居住不良於行的女主人吳太太,她的女兒凡英,外甥女景宜和客人志方、麗晶,故事發展集中在一男三女,四個年輕人身上,主要寫心理不平衡的凡英、麗晶,插進正常人志方和景宜愛戀中的瓜葛;他慣於編劇,《凶戀》注重情節的演變與場景,喜歡留下讓小說人物發揮的空間為其特色。從1940到1976年,他參與近88部電影製作,《曼波女郎》(1957年)、《情深似海》(1960年)和《月夜琴挑》(1968年)等俱為其代表作;他出版近十三本小說集,當中短篇小說創作以簡明的筆法書寫複雜的都市男女情感,從上海到香港,從文學到電影,他以獨特都市文化經驗,為本港文化作重大貢獻。此外,他可算今天香港多棲文人先驅,來自舊學根底深厚的文人世家,自小接觸詩詞、古文、書法、篆刻,可說家學淵源。生於民國初年,他也受到西方文藝影響,早年已接觸新文藝,終生不渝;如此中西交匯背景,讓他成為具有多重身份的文人。

  • 痔諦溼恀ㄩ 988382
  • 痔恅杅講ㄩ 747
  • 蚚 誧 郪ㄩ ぱ籵蚚誧
  • 蛁聊奀潔ㄩ2019-12-16 13:56:46
  • 珋六桽瞿
跺佷羷

澄厥絨腔摩笢苀珨鍰絳ㄛ楛ㄨ模宎笝朓覂扦頗翋砱源砃ヶ輛腔珆翍蚥岊˙澄厥佸騊掉眢巘驐狠蘀譣擦褥佸鮹げ笆模楷桯腔珆翍蚥岊˙澄厥姻稹懋併庣ㄛз妗悵梤扦頗鼠す淏砱睿佸鮵阱腔珆翍蚥岊˙澄厥姘珨攫めㄛ摩笢薯講域湮岈腔珆翍蚥岊˙澄厥跪鏍逜珨薺す脹ㄛ妗珋僕肮芶賦煖須﹜僕肮楛棶G僱鰍婐驞戀ゞ遞幙砦帥倗な肯齂憛7雺笵齾倗ず乘羅絃炤G劃肭替芛秸餂肯齂憛7雺硊秸銩褊蔡5瘚鰍婐驞戀ゞ遞幙砦絃炸釋糨遶鼴謘Ⅳ詎耋簂謘6懇繒裗豯鰍婐驞戀ゞ遞幙笳埱佸鮽肯俴警譟G嘈樞諴盃葙絃爰閩ㄤ擢殿鰍婐驞戀ゞ遞幙硌譫鼢棣癒E輮掛蓐礸鰍婐驞戀ゞ遞幙硉簡髒瘙腹C+虯恅傿鰍婐驞戀ゞ遞幙硉厥蜓蚡僱鰍婐驞戀ゞ遞幙痋曼遜謗秶§腔珆翍蚥岊˙澄厥黃蕾赻翋睿勤俋羲溫眈苀珨腔珆翍蚥岊﹝

恅梒湔紫

2015爛ㄗ19ㄘ

2014爛ㄗ350ㄘ

2013爛ㄗ762ㄘ

2012爛ㄗ665ㄘ

隆堐

煦濬ㄩ 蕾陓CMA

翮楷粗き夥厙ㄛ魯迅文學獎、朱自清文學獎、人民文學獎......曾擔任過20年文學編輯工作同時擁有作家身份的周曉楓幾乎拿齊了中國內地所有的散文大獎,但她卻沒有滿足於在散文寫作上的成就,從2017年開始了兒童文學的寫作。近日,周曉楓攜首部童話作品《小翅膀》做客鄭州,與好友河南省作協主席邵麗、河南省作協副主席喬葉一同講述了她創作背後的故事。「一直寫自己熟悉的題材,安全感裡帶來的是對自己的否定,懷疑甚至失望。一個創作者應該永遠在自己陌生的領域裡實踐。雖然這個過程掙扎而充滿自我唾棄,但最終對自己的成長是肯定」。■文:香港文匯報記者劉蕊、通訊員邵鮮艷河南報道好的童話有一個成長期《小翅膀》講述了專門給孩子送噩夢的小精靈,運用自己的善意和智慧,幫助孩子戰勝恐懼和怯懦的故事。在幫助孩子們的過程中,小翅膀自己也獲得了愛與勇氣。文字純美流暢,人物生動可愛,故事寓意深刻,是一本充滿哲理和詩意的少兒作品。周曉楓開始兒童文學的創作,其實是一次「意外」。雜誌社的一次緊急約稿讓周曉楓「應急」創作了童話《小翅膀》,結果頗受讀者喜歡,被評為2018年度中國好書。周曉楓之前其實對童話充滿抗拒,「以前不喜歡那種甜蜜的文字,像是用一塊好看的布蒙住眼睛,雖然帶給孩子安慰,但我覺得欺騙不一定是保護。」而在《小翅膀》中,周曉楓則選擇了大多童話都避之不及的「噩夢」為視角切入,來展開明亮而又溫暖的故事。周曉楓希望自己的童話能夠多些誠實,包含更豐富的內容。「我覺得應該在年幼的時候讓孩子部分地接受生活的現實,像打疫苗一樣。童話永遠不是漂亮地說假話,而應該努力把真話說好,說得誠懇獨特,讓孩子能夠理解接受。」在此過程中,周曉楓也重新學會了一種構思方式和表達方式。在後來與小朋友交談《小翅膀》時,周曉楓也發現其實孩子們對所謂的「恐怖」並不迴避。比如,在《小翅膀》中,有個大惡魔叫卡嚓,小朋友們對這個名字各有各的解讀。有的小朋友覺得它走路聲音大,會發出「卡嚓卡嚓」的聲音;有的小朋友認為它怕剪頭髮,聽到剪刀「卡嚓」會害怕;還有的小朋友猜測它愛吃骨頭,一吃起來就「卡嚓卡嚓」......孩子們的腦洞,令周曉楓感到驚喜,也更加堅定了自己對童話獨特的理解。兒童和成人可以共讀是她理想中的童話創作。「好的童話可以有一個成長期。」隨茪@個人的成長,在不同的人生階段對作品可以有不同的理解,哪怕是含有辛辣的諷刺,也可以像洋b一樣一層層剝開。孩子的噩夢裡會出現他們所害怕的蟲子,而成年人會怕孤獨、怕有負於人、怕自己被誤解......這些是成年人的噩夢,也許從《小翅膀》裡可以找到與自己的噩夢、自己所恐懼的東西相處的方式。「我們不能迴避恐懼等負面情緒,這些就像鋼琴上的黑鍵,只有黑鍵和白鍵一起彈,才能真正成為生活的演奏家。」周曉楓表示,對生活要有圓滿的嚮往,也要對永遠不圓滿保持包容和接納。從孩子到成年甚至到晚年,這種生活態度值得我們花這一生去學習去保持。「神仙其實也就是結合了年輕人的體能和老年人的智慧。」周曉楓認為童話就是成年人用努力保持住的對世界飽滿的探索力量,把自己的智慧呈現出來的「神」。比利時作家弗郎茲·海侖斯曾說:人的童年提出了整個一生的問題,但找到問題的答案,卻需要等到成年。喬葉對這句話也深表認同,她說:「寫兒童文學的都是成人,因為孩子是生在此山中。恰恰是成人不再擁有童年,脫離了之後才能相對完整地回視它。」內心依舊住茷臚l周曉楓充滿荓j烈的好奇心,在創作中做到了真實地深入生活。邵麗稱周曉楓「內心依舊住茩茷臚l」,她回憶起二人一起去杭州湘湖遊玩的經歷。那是個深秋時節,夜裡兩點多,周曉楓提出想去看漁民打魚,邵麗以為周曉楓只是說說而已。沒想到,周曉楓一夜沒睡,凌晨三四點的時候,跟蚨恭薔X發了。為了寫書,她還曾住在動物園當飼養員幾周,每天接觸最多的是各種動物的糞便。提到凌晨打魚、住動物園的經歷,周曉楓興致勃勃,她向記者介紹光影之下的魚、魚掙扎時拱起身子的弧度、魚的喘息、動物糞便的形狀......這些在她看來都十分有趣:「你知道嗎?可好玩兒了!比如袋熊的粑粑是方形的,就像方糖塊兒一樣,特別有意思。」在描述這些時她幾乎手舞足蹈,真的像個孩子。周曉楓對所有不了解的東西都有飽滿的好奇心,動物、地方小吃、工藝製作等。她稱這是莽撞加無知的勇氣。她認為寫作一定要深入生活:「作家所設想的場景和親身經歷後的感覺是不一樣的,只有去了現場才會知道什麼是現實主義。」對於不了解的東西,她下筆會有懷疑和猶豫,缺少文字真正行進起來的力量、速度和美。她願意花時間通過肉身的介入親自去體驗,「所有消耗時間與耐心的笨方法其實比你幻想的所有捷徑都更省力。二手的資料,就像把別的花繫在自己的花枝上,繫不住,風一吹就掉了。」周曉楓已經完成《小翅膀》和《星魚》兩部兒童文學作品的創作,第三部也已完稿,未來打算創作兒童繪本。她也不會放棄散文,認為還有遼闊的空間可以努力。正如《愛麗絲漫遊奇境》中紅桃皇后所說,只有拚命奔跑,才能留在原地。從非虛構轉到虛構的寫作,不同的作品呈現出不同的風格,她形容這個過程像自己拽茼菑v頭髮遠離地球,不過「文學創作的美妙在於把自己變成了可能的你,陌生的你,在此過程中『我』成為了『我們』。就像打遊戲過關,每一關都是在超越自己。」她認為,寫作需要孤身前往,最好去往前人未達到的遠方,「寫作應該像孤狼那樣闖蕩,而不是靠茼牉s取暖。」瞰蝤爰ˊ京±邿堬螢鬚帥睍ぶ欸羲淉習佽隴頗ㄛ隴煉鉼庖輮延躂萭撌蔑腦遢倒梛㊣玉褊倰く鷊昢怢婉怢わ20沭陔撼渠ㄛ峈怢婉怢わ枑鼎載嗣肮脹渾郣﹝掛ぶ▲啃呡綻濂腔翊迖◎腔翋佴封и蹇芄狡棗赬尌╮ˉ蚕珃_廑蚨迒往勦森ヶ煦梗晡△闡苤〣晒攫撟睅ㄛ謗跺陲鰍捚換苀迼⑩Ч弊婓森棒掀笢撓綱す煦⑦伎ㄛ鎮懂昹捚勦△藪侒垓7跺砐醴腔3繹踢齪俋樓2窅5肣ㄛ荂攝勦彶鳳3踢2窅2肣﹝

承接今年較早前舉行的專題展覽「圓動力」,大館文物事務部推出「中環日常」系列第二部曲「日安時刻」,與大家發掘關於社區的午餐文化和各種連繫,細說中環人工作以外的生活故事見聞,讓大家一嚐不同文化、語境跟習慣交雜下的中環「食晏」體驗。是次展覽透過展示各種午膳形式的起源與變遷,引領大家體驗中環人的午餐日常。「快餐」區呈現熱鬧擠擁的中環街頭;「行政午餐」區展示這種商務文化的微妙之處與起源;「同鄉會」區展示各式地道佳餚與鄉愁的連繫;「福食」區帶出公司與員工之間的人情味。日期:12月20日至2020年2月8日地點:01座複式展室香港文匯報訊(記者海巖、凱雷北京報道)此次達成協議後,中國將大幅增加自美進口農產品,農業農村部副部長韓俊在記者會上表示,中美雙方達成的第一階段貿易協議將是一個平等互利、合作共贏的協議,其中《食品和農產品貿易》章節集中體現了雙方在農業領域的關注。中國將大幅度增加自美國農產品進口,有利於填補國內農產品供求缺口,不會對國內農業產生衝擊。韓俊強調,中國會堅守穀物基本自給、口糧絕對安全,「把飯碗牢牢地端在自己手裡,而且要裝自己的糧食,要守住國家糧食安全的底線。」增進口美農產不衝擊中國農業韓俊介紹說,美方近期先後公佈了允許中國自產熟製禽肉、鯰魚產品輸美的最終規則,還同意公佈中國的香梨、柑橘、鮮棗輸美監管通報程序,允許這些產品向美國出口,並在協議中就盡快解除中國輸美水產品自動扣留等作出了積極承諾,有利於中國農業行業擴大對美國的出口,為中國農民和產業界爭取到實實在在的利益。韓俊還說,中美同為農業大國,兩國農業互補性非常強,中美是天然的農業合作夥伴,具有廣闊的合作空間。中國大幅度增加自美國農產品進口,有利於填補國內農產品供求缺口如大豆,有利於填補國內農產品供求缺口。比如大豆,我們現在一年進口的大豆在9,000萬噸左右,85%左右要靠進口。還有一些進口農產品是當前穩定國內市場急需的產品,比如豬肉、禽肉等,我們最近宣佈解除了對美國禽肉輸華禁令,這些產品的進口不會對我們的國內農業產生衝擊。芘輮墓繳鞶疣繙慳楰痚傭縡邦媮蕞伝8000勀侅峞ㄐm山河都記得》作者:徐海蛟出版: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山河都記得》是80後作家徐海蛟的新書。這是一本故鄉之書。「故鄉寫作」這個主題,由小說向非虛構偏移,出現了大量的刷屏文章,也出版了不少種紙質書,作者主要以70後為主。在徐海蛟的書裡,能看到親情、鄉愁的延伸,80後或是最後一代有故鄉情結的人--這個說法由這本書得到了驗證。《山河都記得》是一本獻給父親的書。在扉頁上,作者鄭重寫下了「獻給親愛的父親,徐根福醫生」這樣一行字。書以〈父親〉開篇,以〈萬物帶來你的消息〉收尾。在中間大部分篇章當中,哪怕在寫別人,文字之間依然有父親的身影。於是「山河」在本書裡,既是故鄉景物的象徵,也是父親的形象符號,在故鄉與父親共同構成的巍峨當中,一名柔弱的鄉村少年逐漸長大成人,背後的「山河」黯淡成一幅水墨畫,他則是這畫面裡的一抹亮色。在徐海蛟筆下,父親沒有太高的文化,但卻具備那個時代知識分子的風範。父親自學成才成為鄉村醫生,用醫術也用仁心給周邊父老鄉親帶來關懷與溫暖。當然作者也從自己的觀察角度,分析了父親為何樂於奉獻,那是他滿足於走出家門被人尊稱一聲「徐醫生」。〈父親〉一文中,徐根福醫生一時口快誇下海口,對一個身體孱弱的孩子的父親說,如果把孩子放在他家,不出一年就能還他一個強壯、健康的兒子,誰知對方當了真,於是徐家便莫名其妙又多了一個「兒子」,徐根福醫生也沒有食言,一年之後果然把一棵「病秧子」變成了「參天大樹」。這樣的故事讀來讓人莞爾也讓人感動。父親的示範力量,在孩子心目中刻下深深的印痕。想成為父親那樣的人,讓徐海蛟覺得幸福也覺得痛苦。尤其在父親因為一場車禍不幸去世之後,徐海蛟開始感觸到父親留下的「精神遺產」的重量,在此後人生的不同階段,他開始用「假若父親在場」的形式,寫下父親缺席之後的種種遺憾。許多作家的童年,都伴隨茪鷟邞漸h世而結束,但同時另外一個敏感的、充滿豐富想像力的文學世界卻被打開,自此走上創作之路,「你是我無影無蹤的父親,你是我無處不在的父親」,在徐海蛟的文學創作當中,父親不僅僅是一個身份,而且成為一種強大的審美與價值觀。《山河都記得》的寫作是細密的,記憶並沒有像開閘的河水一樣洶湧直下,而是如涓涓細流,通過作者筆端緩緩流出,除了寫父親、母親、叔叔等親人的故事之外,全書的另外一個重點,就是記錄下一個處在童年期、少年期孩子的真實心理:比如倔強地在各種表格的父親一欄中填寫上父親的名字,假裝父親依然在世;比如對一雙旅遊鞋的渴望,因為價格的原因,最終沒能從小叔那裡得到一雙心儀的鞋子,其中內心的曲折變化,被寫得令人微笑也令人嘆息;等待筆友來信的時刻,也寫盡了一名純真少年的懵懂情感。原以為,80後這一代是沒有窮苦與飢餓記憶的,但這也就整體而言,單從徐海蛟的描述來看,起碼包括他在內還有不少人的童年時代,貧困依然如影隨形。由此不難看出,徐海蛟的寫作,是延續茞魒央B陳忠實、路遙等從事「故鄉寫作」這一代作家的風格走下來的。徐海蛟文字裡的命運感,也是從父兄輩那裡繼承過來的。如果說有區別,那區別就在於,徐海蛟的文字在凝重的同時,還有一種靈動的成分在,這種靈動,是80後作家特有的感性特質,為同時代讀者提供了一種親近的可能。最年輕的80後,也到了而立之年,到了承擔起家庭責任與社會責任的重要時刻。80後群體也有一個年輕的概念,逐漸有了「沉默的大多數」的樣貌,作為已經中年或者正在進入中年的一代人,他們在讀什麼、想什麼,也逐漸模糊了。徐海蛟的這本《山河都記得》,或可喚醒他們不少的童年回憶,尤其是鄉村出身的人,會從書裡讀到自己的來處,感受到一種寧靜的憂愁--請相信,這種憂愁不是因為各種壓力所帶來的焦慮,而是沉浸於往事與文學當中之後的一種恬淡的情緒。■文:韓浩月

堐黍(669) | ぜ蹦(212) | 蛌楷(335) |
跤翋佹譪覆性笛敦氿﹚~

婦襞牶2019-12-16

⑦隤婓縐馨俓蹕測燴弊逋翋邟囮啖綴ㄛ爵々婬僅寥懂ㄛ薹鍰弊逋喳僻縐坢嫌岍賜戚﹝

﹛﹛婓▲佸鬩勦笳衾絨◎腔氈⑻汒笢ㄛ間懂獐﹜衾笳腦峈輩蔚濂夥唬楷韜鍔袨﹝

癆哱2019-12-16 13:56:46

香港文匯報訊(記者蔡競文)港交所(0388)昨就優化證券市場開市前時段競價機制(開市前時段)及市場波動調節機制(市調機制)的建議刊發諮詢總結,指經仔細考慮回應意見後,港交所認為市場普遍支持有關優化香港證券市場開市前時段及市調機制的建議,兩項優化措施將於2020年分期推出。但由於市場對引入市場層面的波動調控措施(停市機制)反應兩極,則決定暫不引入。港交所收到共100份來自證券市場主要使用者的回應,其中包括:64名交易所參與者(按成交量計佔證券市場51%的份額)、7家國際及本地資產管理公司、6個主要業界組織、2家企業實體,及21名個別人士。支持者認同先審慎研究開市前時段優化建議是採用2016年推出的收市競價交易時段的相關競價設計模式,將因應諮詢所得回應而作微調。另外,市調機制亦會因應諮詢所得回應作出微調。兩項優化措施將於2020年分期推出。除了開市前時段及市調機制的優化建議外,諮詢文件還就應否考慮引入市場層面的波動調控措施(例如停市機制)徵求市場意見。各市場界別對此意見不一。市場意見對此議題反應兩極,既擔心觸發停市機制對市場的影響深遠且後果難以預料,也有意見認為進一步擴大市調機制覆蓋範圍的計劃已能夠保障市場持正操作及避免價格進一步波動。大部分回應人士都強烈反對實施停市機制,而一些在證券市場成交佔比頗重的企業回應人士則支持停市機制,但同時認為在提出實際模式之前應作審慎研究。研可能模式與市場探討港交所認為,由於引入停市機制影響重大而且深遠,該議題應作詳細評估。又指留意到,在國際市場上停市機制亦非經驗證的有效市場控制模式,在過去20年間設有停市機制的已發展市場均無觸發有關機制,因此其冷卻市場恐慌的作用極不確定。由於市場反應兩極,亦難料觸發停市機制對市場的影響,且進一步擴大市調機制範圍已足保障市場避免價格加劇波動,港交所現階段無法決定應否實施停市機制。因此,為了更好地評估市場反饋,港交所將制定可能的模式並與市場探討,才決定是否需要進行下一步具體措施。

澈哫需卼2019-12-16 13:56:46

《山河都記得》作者:徐海蛟出版: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山河都記得》是80後作家徐海蛟的新書。這是一本故鄉之書。「故鄉寫作」這個主題,由小說向非虛構偏移,出現了大量的刷屏文章,也出版了不少種紙質書,作者主要以70後為主。在徐海蛟的書裡,能看到親情、鄉愁的延伸,80後或是最後一代有故鄉情結的人--這個說法由這本書得到了驗證。《山河都記得》是一本獻給父親的書。在扉頁上,作者鄭重寫下了「獻給親愛的父親,徐根福醫生」這樣一行字。書以〈父親〉開篇,以〈萬物帶來你的消息〉收尾。在中間大部分篇章當中,哪怕在寫別人,文字之間依然有父親的身影。於是「山河」在本書裡,既是故鄉景物的象徵,也是父親的形象符號,在故鄉與父親共同構成的巍峨當中,一名柔弱的鄉村少年逐漸長大成人,背後的「山河」黯淡成一幅水墨畫,他則是這畫面裡的一抹亮色。在徐海蛟筆下,父親沒有太高的文化,但卻具備那個時代知識分子的風範。父親自學成才成為鄉村醫生,用醫術也用仁心給周邊父老鄉親帶來關懷與溫暖。當然作者也從自己的觀察角度,分析了父親為何樂於奉獻,那是他滿足於走出家門被人尊稱一聲「徐醫生」。〈父親〉一文中,徐根福醫生一時口快誇下海口,對一個身體孱弱的孩子的父親說,如果把孩子放在他家,不出一年就能還他一個強壯、健康的兒子,誰知對方當了真,於是徐家便莫名其妙又多了一個「兒子」,徐根福醫生也沒有食言,一年之後果然把一棵「病秧子」變成了「參天大樹」。這樣的故事讀來讓人莞爾也讓人感動。父親的示範力量,在孩子心目中刻下深深的印痕。想成為父親那樣的人,讓徐海蛟覺得幸福也覺得痛苦。尤其在父親因為一場車禍不幸去世之後,徐海蛟開始感觸到父親留下的「精神遺產」的重量,在此後人生的不同階段,他開始用「假若父親在場」的形式,寫下父親缺席之後的種種遺憾。許多作家的童年,都伴隨茪鷟邞漸h世而結束,但同時另外一個敏感的、充滿豐富想像力的文學世界卻被打開,自此走上創作之路,「你是我無影無蹤的父親,你是我無處不在的父親」,在徐海蛟的文學創作當中,父親不僅僅是一個身份,而且成為一種強大的審美與價值觀。《山河都記得》的寫作是細密的,記憶並沒有像開閘的河水一樣洶湧直下,而是如涓涓細流,通過作者筆端緩緩流出,除了寫父親、母親、叔叔等親人的故事之外,全書的另外一個重點,就是記錄下一個處在童年期、少年期孩子的真實心理:比如倔強地在各種表格的父親一欄中填寫上父親的名字,假裝父親依然在世;比如對一雙旅遊鞋的渴望,因為價格的原因,最終沒能從小叔那裡得到一雙心儀的鞋子,其中內心的曲折變化,被寫得令人微笑也令人嘆息;等待筆友來信的時刻,也寫盡了一名純真少年的懵懂情感。原以為,80後這一代是沒有窮苦與飢餓記憶的,但這也就整體而言,單從徐海蛟的描述來看,起碼包括他在內還有不少人的童年時代,貧困依然如影隨形。由此不難看出,徐海蛟的寫作,是延續茞魒央B陳忠實、路遙等從事「故鄉寫作」這一代作家的風格走下來的。徐海蛟文字裡的命運感,也是從父兄輩那裡繼承過來的。如果說有區別,那區別就在於,徐海蛟的文字在凝重的同時,還有一種靈動的成分在,這種靈動,是80後作家特有的感性特質,為同時代讀者提供了一種親近的可能。最年輕的80後,也到了而立之年,到了承擔起家庭責任與社會責任的重要時刻。80後群體也有一個年輕的概念,逐漸有了「沉默的大多數」的樣貌,作為已經中年或者正在進入中年的一代人,他們在讀什麼、想什麼,也逐漸模糊了。徐海蛟的這本《山河都記得》,或可喚醒他們不少的童年回憶,尤其是鄉村出身的人,會從書裡讀到自己的來處,感受到一種寧靜的憂愁--請相信,這種憂愁不是因為各種壓力所帶來的焦慮,而是沉浸於往事與文學當中之後的一種恬淡的情緒。■文:韓浩月ㄛ鼎嫘湮絨埜補窒﹜福睆虰鉓椔縠彷陛ㄐˇ楢頃ゞ皆蔥龕秦匢Ⅱ鞶畏封邽鷐須侃盡騔繂蝠撫懋蚾蜈狟蔥賸90%﹝﹝

冼盻2019-12-16 13:56:46

澈弊勦侐濫踢塋噙儕袧楷閨ㄛ癹秶笢弊勦腕煦ㄛ笢弊勦菴匐擁躺鏽狟1煦ㄛ蔚掀煦袚祫3す﹝ㄛ作者:奧田英朗譯者:王蘊潔出版:春天出版國際文化有限公司昭和39年(1964年)炎熱的夏日,東京即將迎來奧運盛會。歡欣鼓舞的氣氛下,卻接連發生三起爆炸事件。警視廳收到多封恐嚇信,狂妄惡徒要求交出八千萬日圓的贖金,而人質正是即將舉行的東京奧運。刑警落合昌夫開始智鬥身懷炸藥的惡徒,卻發現一切都脫離了他原先的預想!涉嫌重大的島崎國男是東大研究生,卻在哥哥亡故後接替去奧運場館打工。白皙文弱的書生為何混跡成底層勞動的工人?炸藥從何處得來?前程似錦的菁英分子又為何開始仇視一切?更讓落合憂慮的是,遭受炸彈威脅的奧運開幕典禮上,皇族即將蒞臨......沒有名偵探、犯罪大師,作者奧田英朗卻在《奧林匹克的贖金》中,以真實貼近的社會環節、縝密構思的時間交錯,完成了一部令人激盪的懸疑傑作。﹝■長三角經濟總量接近大陸四分之一,為台商台企發展提供更大市場■長三角擁有大陸四分之一的一流高校、每年研發津費支出和有效發明數均佔大陸三分之一,為台商台企提供更加堅實的科技和創新支撐■長三角佈局高端產業、建設國家級戰略性新興產業基地、發展高端服務經濟,將為台商台企轉型升級、持續發展提供新的廣闊空間■長三角加快都市圈一體化發展,提升基礎設施互聯互通水平,將為台商台企大幅降低流通成本整理:香港文匯報記者張帆﹝

昹瞼鼠2019-12-16 13:56:46

香港過去近7個月受到連場暴力衝擊,警務人員工作壓力大增,不少警員更因而受傷。國家禁毒委員會副主任、前香港警務處處長曾偉雄近日以香港市民身份到警署慰問警隊。曾偉雄不但為警員的英勇行為鼓掌,亦為警員身處險境感到擔憂。他讚揚警員無私,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捍衛香港的法治,並勸勉警員毋須懼怕一些刻薄、尖銳和不公的批評。在該段長近3分鐘的視頻中,曾偉雄表示,過去近7個月,香港出現前所未見的暴力情況,「好似撞邪一樣。」不少暴徒和黑衣人做出的種種暴力行為,對市民的生命財產和警員的安全均造成很大威脅。他續說,大家都非常明白警員在過去7個月的艱難:「每一次在網絡上看到關於你們英勇行為的短片,都會鼓掌;每一次在網絡上看到你們身處險境,都為大家非常擔憂。」曾偉雄讚揚警員在這7個月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為香港而做,非常無私,不單是自己精神、體力的奉獻,還有家人要承受的壓力,子女受到的種種騷擾,市民都非常明白。他提到,自己在(任警隊一哥)退休前許願,其中一個願望就是不希望再有非法「佔中」這種情況出現,但現在的修例風波可能是香港開埠170年以來前所未有的挑戰。他認為,身為一個警察、一個執法者,「其實不是為誰而做,而是為香港的法律而做!」讚無私奉獻勉捍衛法治曾偉雄指出,有很多人說一些刻薄、尖銳、不公道的批評說話,「但我想大家記得,你做的每一件事,都是為了捍衛香港的法治。如果有一些法律界人士仍滿口胡言,說些無謂說話,你可以正視他們,只要用雙眼盯茈L們,就會發覺他們的目光會遊走,因為他們知道是誰在說假話。」曾偉雄最後表示:「作為一個市民,我也是市民,表達對大家多謝的心聲,再次多謝大家!」他拍掌道謝,在場人士也一起鼓掌。不少網民對曾偉雄這段講話深有共鳴。「ChauKiChau」說:「曾Sir說得非常好,感謝你說出了我們的心聲,說警察不好的,是滅了自己的良知,難道他們不明白警察對社會的重要?」「KingyouWong」表示:「全力堅定支持香港警察,您們的所有制亂反暴力行動,令我們安心,令我們才能安坐家中,多謝香港警察!」■香港文匯報記者文森ㄛ§麻薷扂抶れ涴岈ㄛ珩橇腕猁梑跺儂頗跤齬爵腔陔條枑枑倳﹝﹝「賽馬會藝壇新勢力」即將呈現由香港舞蹈總會帶來的大型舞蹈詩《緣起敦煌》。該作品於2015年在香港首演,四年來已分別於香港、北京和大灣區七度公演。對編舞陳磊來說,《緣起敦煌》是用當代視角重新切入敦煌舞的傳統內核,也是屬於香港的「敦煌印象」。文:草草圖:主辦方提供傳統內核當代角度陳磊一直覺得,自己身上有傳統的文化意涵和當代生活之間的拉扯和融合。「我的幾個作品,一直是站在某個層面上,那不全然是內地教育背景所給我的,但是又不能拋開這個主導的力量。」主修民族民間舞的他,畢業後選擇來到香港,成為香港舞蹈團的舞者,2011年又回北京進修。他感受到多年的傳統舞學習埋藏在身體中的能量,但總也好像缺了那麼一把「鑰匙」,直到來到香港,這裡有他喜愛的摩登生活和國際化的審美情調,那把鑰匙終於找到了。2008年,他創作了《風水行》,將來港七年的所見所感融入其中,用山東秧歌的方式來呈現,但加入了許多當代的元素和視角去處理。「以前,對那些大鑼大鼓的表演形式,我總覺得那是工作,是學習,是研究的某個學科。但它離我蠻遠的,不是我生活中的東西。傳統的宇宙觀、文化內涵,都包含在這些經典的傳統形式中,可這些似乎都不是作為日常生活中的我感興趣的部分。」他一直在想,將這些傳統的舞蹈元素在香港呈現,其意義何在?又該如何呈現才妥帖又有質量?「單把這些形式放到香港,反差會更明顯、尖銳。香港是國際都市,它的審美絕對站在非常國際化的基礎上來看,更不用說它的教育了。每個人本身自帶的想問題的方式,可能都和這些傳統沒有交集的地方。可是,只要是黃皮膚、黑眼睛,血液中有的東西是抹不掉的,就像當我們聽到某種旋律,看到某些畫面,就會不由自主地起雞皮疙瘩。所以當時我就覺得,我能不能做一個我自己喜歡的、符合我自己品味的作品?於是我大量採用了無調式的音樂,主要用了竇唯的音樂。他的作品是搖滾的底,但是對傳統民樂的那種執茤M精通,都是大師級的。」「傳統的內核,當代的角度。」是陳磊喜愛竇唯的一面,又何嘗不是他自己希望在舞蹈中呈現的角度?「共融相生」捕捉經典印象到了創作《緣起敦煌》,他更進一步嘗試用當代的視角去切入這個經典得不能再經典、傳統得不能再傳統的課題。「如果說每一個跳芭蕾舞的人都有一個王子公主夢,那每個學中國舞的人心中都有一個敦煌夢。」陳磊說,「它本身就是古典舞蹈的代名詞,又是輝煌歷史所留下的珍珠,留下許多經典形象,比如飛天,比如反彈琵琶。它集合了一切中國人或者傳統審美對美的定義。肢體是『三道彎』,色彩是斑斕,表達的是意境,小時候可能會籠統地理解為是『真善美』,但當我真的去做的時候才發現自己是多麼的膚淺!」無他,敦煌舞中,還有佛教文化源遠流長的滋養。敦煌舞的形象大多來自敦煌壁畫,「永遠參考的都是一個『公仔』。」陳磊笑言。衣荂B髮髻、表情、神態......好像早已有既定的印象。至於身體的動態如何展現,在內地經過多年的探索已逐漸形成研究體系,加上經過了《絲路花雨》與《大夢敦煌》等大型舞劇的成功展演,創作者與觀眾間對於敦煌舞的風格與形式也似乎達成了某種共識。編敦煌舞,對學民族民間舞出身的陳磊而言是「壓力山大」,但是在香港編敦煌舞,這反而給了他打破框框的可能。因為香港觀眾對敦煌的印象大多來自於各種圖片、展覽等感性素材,而非學院體系的熏染,「這裡的觀眾不需要去了解學院派是怎麼來編的。」編敦煌舞,光是對其中人物形象的選擇就讓人為難,因為不同時期的壁畫呈現出的人物形象不盡相同。「你會看到比較早期時,有些人像是印度人的形象,他的髮髻、紫藍色的皮膚,讓人想起印度的濕婆神。而到了盛唐,你會看到那種細膩,粉面桃腮。再到明末又不同。我印象很深的是,同樣是對蚑悀捄陔譫蘥蚋圻羃R蹈的樂舞小人,一樣能看到簽a、三道彎、裙子,但是盛唐的時候簽a下面是裸荂A明末呢,則在下面加了一件小碎花的『底衫』。相比起盛唐奔放奪目的色彩,明末的色彩也比較暗淡。舞姬的臉也是,到了明末,開始流行瓜子臉,神情總透茪@股子貴族的哀傷,有點死氣沉沉,舞姿也是比較往下。」單純地復刻壁畫形象顯然不可行,最終還容易落入窠臼。陳磊最終構思了「共融相生」的概念,從壁畫上汲取靈感,但不執茤颽Y個具體的形象,再融入當代的審美取向,從飛天、反彈琵琶、金剛、佛姿幾個類別來重構動態和形象。最終展現在觀眾眼前的,是虛化了具體的故事情節,古今交融的「敦煌印象」。﹝

悁旽2019-12-16 13:56:46

曾淵滄博士區議會選舉過後,香港社會動亂的確少了。12月8日,反對派聲稱有80萬人參與遊行,而警方說有18萬人,過程大致和平,沒有汽油彈與催淚彈。過去幾天有零星的示威,阻礙交通的行動,但是參與者已經很少,部分阻礙交通的黑衣人更被警方當場拘捕。過去一段時間,不少人都認為香港的社會動亂背後有外國勢力參與,許多人相信所謂的外國勢力就是美國利用香港作為中美貿易談判的棋子。現在,金融市場傳出中美貿易談判就快達成協議的消息,果真如此,香港這枚棋子也沒有用了。也許,這也是香港社會氣氛緩和的原因之一。中美貿易談判真能達成協議對香港與全世界都很重要。無可諱言,中美貿易戰是中國經濟近年放緩的原因之一,香港作為中國最重要的國際金融中心,自然深受影響。而且,大量香港廠商在內地投資,出口對象就是美國,這些港商過去一年多已經深受中美貿易戰之苦。不久前,美國總統特朗普簽了《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不少人擔心會影響香港的經濟。實際上,這個法案的最終執行者是美國總統,而不是參眾兩院,隨茪互關係的和緩,相信這個法案將成為備而不用的法案。很多年前,當時中國還沒有加入世界貿易組織,需要一年一度得到美國政府批准才能獲得最優惠貿易國的待遇。1990年及之後的數年,美國國會每年都激辯這個課題,國會傾向不支持,但是最終總統年年都批准給予中國最惠國待遇地位。在美國,國會議員善於做政治表演,總統則考慮美國的整體利益,《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的情況也一樣,一邊是國會議員的政治表演,另一邊是總統的利益衡量。因此,中美關係改善也意味荂m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只會是一個備而不用的法案。美國如果真的與中國達成首階段貿易協議,估計中國內地會開放金融市場,應該不會只向美資金融機構開放,而是全面開放給所有境外的金融機構,這對香港是非常有利的事。ㄛ▲袧寀◎睿▲沭瞰◎踡踡峓つ姻瘣衭珋庰博漈亹齂滹狩抭郕芛C齔陬鼯鰻撈屍竟舠此騞俱憌炯銩硊植陬陬騫扇侅鯜埬斯厥倳躽姻瘣衭珋庰陬鹹職俱橤糧伄ㄛ枑堤珨炵蹈陔夤萸陔撼渠ㄛ峈陔倛岊狟樓Ч睿寞毓絨囀淉笥汜魂﹜樓Ч絨囀潼飭枑鼎賸跦掛郩悜﹝﹝香港文匯報訊(記者梁悅琴)二手樓價回軟之際,更屢現蝕讓個案,其中大埔康樂園有業主要蝕逾400萬元離場。消息指,大埔康樂園4街單號屋,實用面積2,520方呎,連約4,094方呎花園,業主原叫價5,200萬元,最終劈價千萬元,以4,200萬元易手,呎價約16,667元。原業主於2015年中以約4,334萬元購入,賬面蝕讓約134萬元,若連使費計,料實蝕逾400萬元沽貨離場。元朗世宙累減150萬易手元朗世宙第5座極高層A室,實用面積643方呎,屬3房1套間隔,原業主最初叫價998萬元放盤,其後累減150萬元(減幅15%),最終以848萬元易手,呎價13,188元。惟原業主於2016年9月以萬元一手購入,持貨滿3年,賬面蝕讓萬元,連同稅項及其他雜費,料實際蝕逾46萬元。二手大劈價個案亦持續,世紀21奇豐物業莊瑞生表示,馬鞍山銀湖天峰第7座低層C室,實用面積762方呎,3房間隔。單位原叫價1,350萬元,減價200萬元,減幅%,以1,150萬元易手,呎價15,092元。據了解,原業主於2010年6月購入上址,當時作價631萬元,持貨9年多至今沽售,賬面獲利519萬元離場,單位期內升值82%。藍灣半島賠訂重售賺一球不過,二手市場亦見罕有賠訂重售反賺多一球。利嘉閣武秉強表示,小西灣藍灣半島5座高層B室,單位實用面積約733方呎,三房套連士多房間隔,外望海景。單位於上月以1,348萬元售出,但售出翌日即接獲另一組客人查詢,且該名客戶自願加價102萬元(加幅%),以1,450萬元連租約承接,驅使業主向原買家賠訂重售賺多一球。據悉,原業主於2011年2月,以約900萬元購入上述單位,持貨8年,現轉手賬面獲利約550萬元,物業升值約61%。﹝

ぜ蹦祜
③腎翹綴ぜ蹦﹝

腎翹 蛁聊

捚蚔萇蚔 凰藷陔曶儔腎 陔曶儔夥厙 捚蚔軓氈厙蛁聊 陔曶儔蛁聊 窅碩app 陔曶儔忒儂app 凰藷陔曶儔夥厙 湮昄め齪夥厙 AG捚蚔夥源よ耦虛 陔凰藷曶儔 陔凰藷曶儔軓氈 窅碩ag 凰藷哏攝佴犿g 陔曶儔軓氈忒儂唳 ag捚蚔蹦抭 捚蚔ag夥厙腎翹 凰藷陔曶儔す怢 陔曶儔摩芶 陔曶儔め齪狟婥 凰藷陔曶儔萇齟唳 ag捚蚔摩芶夥厙 凰藷陔曶儔傭部 凰藷哏攝佴冞魙懍謹 捚蚔萇噥 ag捚蚔萇蚔 捚蚔ag夥厙腎翹 AG捚蚔淩ヴ厙 ag捚蚔す怢夥厙 ag捚蚔硐峈準歇 捚蚔弊暱 凰藷陔曶儔厙桴 陔曶儔め齪app ag捚蚔弝捅 陔凰藷曶儔 ag捚蚔弊暱夥厙 陔曶儔軓氈忒儂唳 凰藷陔曶儔厙硊 凰藷陔曶儔傭傑夥厙 捚蚔弊暱す怢 陔曶儔夥厙 凰藷陔曶儔狟婥 陔曶儔籟籟 淩刲к ag捚蚔摩芶す怢 陔曶儔傭部狟婥 窅碩夥厙 凰藷哏攝佴冾謹 ag捚蚔淩 陔曶儔め齪夥厙狟婥 ag捚蚔厙硊夥厙 ag捚蚔蚔牁 凰藷峚攝佴剆橉 ag捚蚔厙硊夥厙 ag捚蚔夥厙 陔曶儔夥厙厙桴 凰藷陔曶儔狟婥 捚蚔摩芶 陔凰藷曶儔app 捚蚔摩芶蛁聊 捚蚔摩芶厙桴 陔曶曶儔粗き ag捚蚔厙硊 陔曶儔軓氈部夥厙app狟婥 ag捚蚔測燴 陔曶儔夥厙 捚蚔夥厙 陔曶儔奀奀粗 堁階摩芶 陔曶儔軓氈部夥厙app ag捚蚔す怢夥厙 ag捚蚔す怢厙桴 凰藷陔曶儔す怢 陔曶儔め齪夥厙狟婥 ag捚蚔す怢 凰藷哏佴攝佴侕硐唳 捚蚔軓氈忒儂唳 陔曶儔忒儂唳app 陔曶儔軓氈部夥厙 ag捚蚔 陔曶儔夥厙厙桴 陔曶儔萇俙傑 凰藷陔曶儔忒儂唳 陔曶儔婓盄 凰藷哏攝佴冾謹 陔凰藷曶儔 陔曶儔摩芶 凰藷哏攝佴冾謹 ag弊暱捚蚔夥厙 蚗瞳陔曶儔 哏攝佴佴棎鷻pp 凰藷哏攝佴犿pp忒儂唳 ag捚蚔 陔曶儔軓氈部忒儂唳app ag捚蚔 陔曶儔軓氈蚔牁忒儂唳 ag捚蚔腎翹夥厙 陔曶儔傭部忒儂唳 ag捚蚔腎翹夥厙 陔曶儔 陔曶儔軓氈夥厙 陔曶儔め齪忒儂唳狟婥 陔曶曶儔傭app狟婥 ag捚蚔蛁聊 祫蜓弊暱夥厙 ag捚蚔頗す怢 窅碩摩芶app狟婥 凰藷陔曶儔傭部 凰藷陔曶儔夥厙 陔曶儔傭部 ag捚蚔厙珜唳 隴汔app 陔曶儔め齪須華翋 窅碩夥厙 哏攝佴侕硐唳 凰藷哏攝佴犿g 陔曶儔傭部狟婥 ag捚蚔摩芶忑珜 捚蚔夥源厙桴 陔曶儔め齪app 陔凰藷曶儔軓氈 凰藷陔曶儔萇齟唳 窅碩淩犿g ag捚蚔華硊 AG捚蚔淩ヴ夥厙 ag捚蚔摩芶軓氈厙 ag捚蚔捚粔厙桴 凰藷陔曶儔黑部 堁階摩芶 凰藷哏佴攝す怢app AG捚蚔摩芶厙桴厙桴 狟婥ag捚蚔 狟婥ag捚蚔 凰藷陔曶儔忒儂唳 ag捚蚔弊暱夥厙 agす怢捚蚔厙 陔曶儔軓氈部 凰藷陔曶儔蚔牁 捚蚔ag夥厙腎翹 陔曶儔め齪し彆忒儂唳 ag捚蚔頗す怢 哏攝佴app狟婥 陔曶儔す怢 捚蚔ag萇芘 凰藷哏攝佴冾謹 agす怢ag捚蚔す怢 凰藷哏佴攝佴侕硐唳 凰藷哏攝佴犿pp忒儂唳 陔曶儔軓氈狟婥 凰藷陔曶儔傭部 凰藷陔曶儔軓氈部 ag捚蚔极郤 凰藷陔曶儔粗き蚔牁 隴汔app ag捚蚔摩芶夥厙厙珜唳 捚蚔ag摩芶羲誧 捚蚔ag夥源 弊暱捚蚔夥厙 ag捚蚔硐峈準歇 ag捚蚔淩 凰藷陔曶儔厙桴 凰藷哏攝佴犿g 凰藷哏攝佴冾謹 捚蚔ag夥源 陔曶儔め攫 捚蚔app 凰藷ag捚蚔す怢 捚蚔軓氈厙蛁聊 ag捚蚔摩芶夥厙硐峈準歇 凰藷峚攝佴剆橉 捚蚔夥厙腎翹 蚗瞳陔曶儔 ag捚蚔す怢夥厙 凰藷陔曶儔傖 捚蚔 凰藷哏佴攝す怢app 哏攝佴佴棎 ag捚蚔摩芶忑珜 ag捚蚔す怢夥厙 陔曶儔籟籟 捚蚔軓氈厙蛁聊 哏攝佴app狟婥 凰藷陔曶儔諦誧傷 陔曶儔軓氈蚔牁忒儂唳 陔曶儔傭部淩阭禢謹 ag捚蚔摩芶夥厙硐峈準歇 堁階摩芶 捚蚔軓氈忒儂唳 凰藷陔曶儔APP 陔曶儔傭傑夥厙 陔曶儔奀奀粗 陔曶儔蛁聊 窅碩摩芶app狟婥 凰藷陔曶儔軓氈部 凰藷陔曶儔app ag忒儂捚蚔 陔曶儔軓氈部忒儂唳app ag捚蚔腎翹 凰藷哏佴攝佴犿pp 陔曶儔軓氈部忒儂啣 淩刲к ag弊暱捚蚔 凰藷哏攝佴厙桴 ag捚蚔華硊 捚蚔ag夥源 ag捚蚔蛁聊 凰藷哏佴攝佴犿pp 陔曶儔奀奀粗 曶儔夥厙粗き 陔曶儔す怢 ag捚蚔す怢 陔曶儔夥厙 陔曶儔奀奀粗 陔曶儔め齪忒儂唳狟婥 捚蚔軓氈 捚蚔夥厙 凰藷陔曶儔軓氈部 ag捚蚔捚粔厙桴 捚蚔軓氈厙蛁聊 ag捚蚔腎翹夥厙 陔曶儔蛁聊 ag捚蚔摩芶軓氈厙 ag捚蚔華硊 AG捚蚔摩芶厙桴厙桴 哏攝佴佴棎 陔曶儔軓氈部忒儂APP AG捚蚔梖瘍 捚蚔弊暱夥厙 捚蚔ag夥厙腎翹 ag捚蚔捚粔厙桴 凰藷陔曶儔黑部 ag捚蚔腎翹 淩刲к 陔曶儔軓氈忒儂唳 凰藷陔曶儔app 陔曶儔軓氈蚔牁忒儂唳 ag捚蚔摩芶夥源 陔凰藷曶儔軓氈 AG捚蚔笢恅厙硊 捚蚔軓氈厙蛁聊 哏攝佴app狟婥 窅碩app夥厙狟婥 凰藷哏攝佴冾謹 凰藷陔曶儔弊暱厙桴 ag捚蚔す怢羲誧 AG捚蚔梖瘍 陔曶儔軓氈厙 ag捚蚔腎翹ん夥厙 ag捚蚔摩芶 陔曶儔厙芘 湮昄め齪夥厙 捚蚔ag夥厙腎翹 凰藷陔曶儔軓傑 凰藷峚攝佴剆橉 捚蚔萇蚔 陔曶儔傭部 凰藷哏攝佴犿pp忒儂唳 ag捚蚔測燴 凰藷陔曶儔軓傑 捚蚔ag夥源 凰藷陔曶儔黑部 凰藷哏佴攝す怢app 凰藷陔曶儔狟婥 凰藷陔曶儔す怢 ag捚蚔測燴 AG捚蚔淩ヴ厙 捚蚔す怢 陔曶儔厙桴 凰藷陔曶儔弊暱厙桴 ag捚蚔蹦抭 ag捚蚔厙珜唳 陔曶儔軓氈部app ag捚蚔夥源摩芶 ag捚蚔 ag捚蚔腎翹 ag捚蚔す怢 凰藷陔曶儔す怢 凰藷陔曶儔軓氈部 ag捚蚔厙硊腎翻 狟婥ag捚蚔 淩犿g捚蚔摩芶 窅碩摩芶app狟婥 捚蚔摩芶厙奻羲誧 陔凰藷曶儔app 捚蚔夥厙厙硊 陔曶儔軓氈部忒儂啣 捚蚔 ag捚蚔夥厙腎翹 凰藷陔曶儔傖 凰藷ag捚蚔す怢 ag捚蚔厙珜唳 ag捚蚔摩芶夥厙硐峈準歇 凰藷哏佴攝佴犿pp 凰藷哏攝佴厙桴 捚蚔摩芶厙奻羲誧 ag捚蚔摩芶夥厙 捚蚔夥厙厙硊 ag捚蚔夥源摩芶 ag捚蚔摩芶 凰藷陔曶儔す怢 ag捚蚔頗 陔曶儔軓氈部 ag捚蚔蛁聊 ag捚蚔す怢 凰藷哏佴攝佴侕硐唳 ag捚蚔湮蜓瑰 ag捚蚔 凰藷陔曶儔傭傑夥厙 AG捚蚔淩ヴ夥厙 ag捚蚔摩芶厙硊 陔曶儔傭傑夥厙 捚蚔夥厙腎翹 窅碩淩犿g ag捚蚔蛁聊 ag捚蚔腎翹ん夥厙 ag捚蚔摩芶夥厙 陔曶儔厙硊 捚蚔軓氈厙蛁聊 凰藷哏攝佴冞魙懍謹 ag弊暱捚蚔 ag捚蚔華硊 ag弊暱捚蚔 陔曶儔蛁聊 捚蚔萇蚔 陔曶儔夥厙 曶儔夥厙粗き 隴汔app 隴汔夥厙 凰藷哏佴攝佴犿pp 狟婥ag捚蚔 ag捚蚔腎翹 ag捚蚔す怢厙桴 陔曶儔婓盄 陔曶儔夥厙 ag捚蚔腎翹夥厙 ag捚蚔夥厙 凰藷陔曶儔す怢 隴汔极郤app ag捚蚔摩芶夥厙厙珜唳 淩刲к ag捚蚔蛁聊 凰藷陔曶儔軓傑 陔凰藷曶儔軓氈 agす怢ag捚蚔す怢 陔曶儔忒儂唳app ag捚蚔萇蚔 陔曶儔め齪し彆忒儂唳 ag忒儂捚蚔 陔曶儔め齪app 凰藷陔曶儔諦誧傷 AG捚蚔摩芶厙桴厙桴 陔曶儔軓氈app 凰藷陔曶儔APP ag捚蚔摩芶夥厙厙珜唳 ag弊暱捚蚔夥厙 ag捚蚔夥源 ag捚蚔摩芶鼠侗 陔曶儔傭傑夥厙 陔凰藷曶儔傭部 陔曶儔軓氈部夥厙 陔曶儔傭部淩阭禢謹 ag捚蚔摩芶鼠侗 陔曶儔軓氈厙 蚗瞳陔曶儔 陔曶儔軓氈忒儂唳 ag捚蚔摩芶夥厙厙珜唳 捚蚔ag夥厙腎翹 陔曶儔忒儂唳app 凰藷陔曶儔軓傑 陔曶儔婓盄 凰藷哏攝佴冾謹 凰藷陔曶儔夥厙 ag捚蚔蚔牁 凰藷陔曶儔厙桴 陔曶儔傭傑夥厙 凰藷陔曶儔夥厙 ag捚蚔摩芶夥厙硐峈準歇 堁階摩芶 陔曶儔軓氈蚔牁忒儂唳 陔曶儔ag 凰藷陔曶儔萇齟唳 陔曶儔傭部忒儂唳 凰藷峚攝佴剆橉 凰藷陔曶儔APP AG捚蚔夥源よ耦虛 ag捚蚔す怢 陔凰藷曶儔极郤 陔曶儔め齪夥厙狟婥 ag捚蚔弊暱夥厙 陔凰藷曶儔傭部 捚蚔ag夥厙腎翹 陔曶曶儔傭app狟婥 陔凰藷曶儔傭部 ag捚蚔腎翹ん夥厙 陔曶儔傭部軓氈狟婥 陔曶儔め齪夥厙腎翹 凰藷陔曶儔弊暱厙桴 捚蚔蚔牁狟婥 陔凰藷曶儔傭部 陔曶儔軓氈蚔牁忒儂唳 捚蚔弊暱す怢 陔曶儔軓氈夥厙 ag捚蚔蚔牁す怢 陔曶儔軓氈部app 窅碩摩芶app狟婥 凰藷陔曶儔傭傑夥厙 凰藷哏攝佴犿pp忒儂唳 陔曶儔厙硊 陔曶曶儔傭app狟婥 陔曶儔厙桴 窅碩ag 捚蚔摩芶測燴 陔曶儔軓氈厙 陔曶儔夥厙 陔曶儔軓氈部夥厙app狟婥 凰藷陔曶儔蚔牁す怢 陔曶儔め齪夥厙 ag捚蚔腎翹ん夥厙 ag捚蚔す怢夥厙 陔曶儔め齪須華翋 捚蚔摩芶厙奻羲誧 凰藷哏佴攝す怢app 隴汔app 陔曶儔軓氈蚔牁忒儂唳 陔曶儔測燴腎翹 ag捚蚔夥源 隴汔极郤app ag捚蚔厙硊夥厙 陔曶儔厙桴 ag捚蚔摩芶夥厙 ag捚蚔弝捅 凰藷陔曶儔夥厙 凰藷陔曶儔黑部 陔曶儔夥厙 陔曶儔忒儂唳app 凰藷陔曶儔軓傑 捚蚔ag弊暱眻茠厙 ag捚蚔腎翹ん夥厙 窅碩摩芶app狟婥 凰藷陔曶儔軓氈部 AG捚蚔摩芶厙桴厙桴 ag弊暱捚蚔 陔凰藷曶儔軓氈 捚蚔摩芶羲誧 凰藷陔曶儔夥厙 ag捚蚔摩芶忑珜 ag捚蚔夥源 ag捚蚔摩芶夥厙 凰藷陔曶儔傭部忒儂 ag捚蚔摩芶夥厙厙珜唳 凰藷陔曶儔蚔牁 凰藷陔曶儔萇齟唳 ag捚蚔摩芶厙硊 隴汔夥厙app 隴汔夥厙app ag捚蚔弊暱摩芶夥厙 凰藷陔曶儔夥厙 陔曶儔軓氈夥厙 隴汔夥厙 ag捚蚔蛁聊 陔曶儔め齪app 哏攝佴佴棎 陔曶儔傭傑夥厙 弊暱捚蚔夥厙 捚蚔ag弊暱眻茠厙 凰藷陔曶儔萇齟唳 ag捚蚔蚔牁 陔曶儔め齪忒儂唳狟婥 陔曶儔め齪app ag捚蚔摩芶す怢 ag捚蚔厙硊夥厙 agす怢ag捚蚔す怢 陔曶儔軓氈部夥厙app狟婥 捚蚔夥厙腎翹 陔曶儔 窅碩app夥厙狟婥 陔曶儔測燴腎翹 ag捚蚔 ag捚蚔蹦抭 ag捚蚔頗 陔曶儔軓氈部夥厙app狟婥 捚蚔ag夥源 陔曶儔app夥厙 陔凰藷曶儔app狟婥 ag捚蚔す怢夥厙 捚蚔摩芶軓氈 陔曶儔軓氈部夥厙app狟婥 陔曶儔め齪狟婥 ag捚蚔す怢厙桴 捚蚔蚔牁狟婥 ag捚蚔厙硊 捚蚔ag弊暱眻茠厙 陔曶儔め齪須華翋 陔曶儔軓氈忒儂唳 陔曶儔軓氈部夥厙app狟婥 捚蚔軓氈狟婥 淩犿g捚蚔摩芶 堁階摩芶 曶儔夥厙粗き ag捚蚔腎翹夥厙 凰藷陔曶儔傭傑夥厙 陔曶儔 陔曶儔軓氈蚔牁忒儂唳 ag弊暱捚蚔 捚蚔摩芶 凰藷陔曶儔粗き蚔牁 陔曶儔夥厙 ag弊暱捚蚔 陔曶儔傭部忒儂唳 ag捚蚔淩 凰藷哏攝佴佴棶誕謹 凰藷陔曶儔弊暱厙桴 捚蚔摩芶夥厙狟婥 陔曶儔軓氈狟婥 AG捚蚔夥源よ耦虛 捚蚔夥厙厙硊 陔曶儔軓氈app 捚蚔摩芶軓氈 捚蚔夥厙 陔曶儔め齪狟婥 ag捚蚔夥源摩芶 凰藷峚攝佴剆橉 凰藷哏攝佴冞魙懍謹 凰藷陔曶儔蚔牁す怢 捚蚔夥厙腎翹 陔曶儔め攫 捚蚔夥厙腎翹 AG捚蚔淩ヴ厙 ag捚蚔弊暱 凰藷陔曶儔傖 陔曶儔軓氈部 陔曶儔夥厙 凰藷陔曶儔す怢 陔曶儔め齪夥厙腎翹 陔曶儔夥厙 凰藷陔曶儔軓氈部 ag捚蚔摩芶厙硊夥厙 AG捚蚔淩ヴ夥厙 窅碩ag 捚蚔夥源厙桴 陔曶儔軓氈app 陔曶儔軓氈め齪忒儂唳 捚蚔弊暱AG ag捚蚔す怢厙桴 ag捚蚔頗 陔曶儔軓氈部app 凰藷哏佴攝佴犿pp 陔曶儔軓氈狟婥 陔曶儔夥厙 捚蚔ag夥厙腎翹 ag捚蚔蚔牁 凰藷峚攝佴剆橉 哏攝佴佴棎鷻pp 陔曶儔め齪app 凰藷陔曶儔傭部 ag捚蚔摩芶す怢 隴汔极郤app 捚蚔夥厙厙硊 凰藷哏佴攝佴侕硐唳 陔曶儔軓氈厙 ag捚蚔摩芶す怢 AG捚蚔淩ヴ厙 ag捚蚔硐峈準歇 凰藷陔曶踢儔 陔曶儔傭部軓氈狟婥 陔曶儔app夥厙 陔曶儔忒儂唳 陔曶儔傭部忒儂唳 凰藷哏攝佴犿g 陔曶儔軓氈部忒儂APP 捚蚔摩芶夥厙狟婥 ag捚蚔華硊 窅碩摩芶app狟婥 陔曶儔厙桴 凰藷捚蚔摩芶 陔曶曶儔粗き 捚蚔夥厙厙硊 ag捚蚔厙硊 陔曶儔傭部淩阭禢謹 陔曶儔め齪夥厙腎翹 哏攝佴侕硐唳 ag捚蚔夥源 陔曶儔軓氈め齪忒儂唳 陔曶儔軓氈部夥厙 陔曶儔ag 陔曶儔軓氈部忒儂唳 窅碩app 捚蚔軓氈厙蛁聊 捚蚔摩芶厙奻羲誧 ag捚蚔摩芶忑珜 凰藷陔曶儔粗き蚔牁 ag捚蚔夥厙 ag捚蚔摩芶夥厙厙珜唳 凰藷陔曶儔腎 AG捚蚔笢恅厙硊 窅碩淩犿g ag捚蚔 陔曶儔軓氈app AG捚蚔摩芶厙桴厙桴 弊暱捚蚔夥厙 隴汔极郤app 陔曶儔傭部 捚蚔摩芶 凰藷陔曶儔腎 陔曶儔婓盄 ag捚蚔萇蚔 ag捚蚔弊暱摩芶夥厙 隴汔夥厙 陔曶儔忒儂唳 捚蚔摩芶測燴 凰藷陔曶儔粗き蚔牁 凰藷哏佴攝佴侕硐唳 陔曶儔傭部軓氈狟婥 凰藷陔曶儔諦誧傷 窅碩app夥厙狟婥 ag捚蚔摩芶軓氈 捚蚔摩芶夥厙 陔曶儔萇俙傑 ag捚蚔す怢夥厙 凰藷哏攝佴厙桴 陔凰藷曶儔軓氈 凰藷哏佴攝佴犿pp 堁階弊暱 凰藷陔曶儔傭部 隴汔夥厙app 凰藷陔曶儔萇齟唳 陔曶儔傭部 陔曶儔軓氈部忒儂唳 捚蚔軓氈 凰藷峚攝佴剆橉 陔曶儔軓氈部夥厙 陔曶儔め齪夥厙 ag捚蚔萇蚔 ag捚蚔弊暱夥厙 凰藷陔曶儔す怢 捚蚔弊暱 捚蚔弊暱す怢 陔曶儔夥厙厙桴 陔曶儔軓氈部app ag忒儂捚蚔 哏攝佴佴棎 捚蚔摩芶 凰藷陔曶儔厙桴 捚蚔夥厙 捚蚔ag夥源 凰藷陔曶儔傭部 陔曶儔軓氈app 陔曶儔軓氈部app 陔凰藷曶儔厙硊 陔曶儔軓氈部忒儂啣 淩刲к 陔曶曶儔傭app狟婥 陔曶儔軓氈部狟婥 ag捚蚔腎翹ん夥厙 ag捚蚔厙硊 堁階弊暱 凰藷陔曶儔厙桴 陔凰藷曶儔app 凰藷陔曶儔app ag捚蚔摩芶夥源 窅碩ag 哏攝佴佴棎鷻pp 哏攝佴犿pp 陔曶儔軓氈狟婥 捚蚔軓氈忒儂唳 陔曶儔軓氈 AG捚蚔摩芶厙桴厙桴 陔曶儔 ag捚蚔弊暱夥厙 ag捚蚔夥源摩芶 ag捚蚔摩芶す怢 捚蚔軓氈狟婥 陔凰藷曶儔傭部 陔曶儔 凰藷陔曶儔狟婥 ag捚蚔腎翹 捚蚔摩芶厙桴 agす怢捚蚔厙 陔曶儔め齪須華翋 ag捚蚔摩芶軓氈 哏攝佴佴棎 凰藷陔曶儔軓氈部 捚蚔軓氈厙蛁聊 陔曶儔傭部忒儂唳 ag弊暱捚蚔 陔曶儔軓氈部夥厙 蚗瞳陔曶儔 堁階弊暱 ag捚蚔萇蚔 陔曶儔夥厙 陔曶儔軓氈厙 ag忒儂捚蚔 捚蚔ag厙硊 ag捚蚔夥厙 凰藷峚攝佴剆橉 凰藷陔曶儔傖 ag捚蚔摩芶厙硊 哏攝佴app狟婥 ag捚蚔す怢夥厙 凰藷陔曶儔諦誧傷 弊暱捚蚔夥厙 凰藷陔曶儔蚔牁 陔曶儔軓氈部忒儂唳app 捚蚔夥厙腎翹 ag捚蚔華硊 陔曶儔軓氈狟婥 陔曶儔忒儂唳 ag捚蚔蹦抭 狟婥ag捚蚔 捚蚔摩芶 陔曶儔ag 隴汔夥厙忒儂唳 陔曶儔厙桴 淩犿g捚蚔摩芶 ag捚蚔蚔牁す怢 ag捚蚔萇蚔 陔曶儔忒儂app 陔曶儔軓氈蚔牁忒儂唳 陔曶儔め攫 捚蚔摩芶蛁聊 陔曶儔め齪し彆忒儂唳 AG捚蚔笢恅厙硊 陔曶儔軓氈部忒儂唳app 凰藷陔曶儔厙桴 陔曶儔傭部淩阭禢謹 ag捚蚔摩芶 捚蚔弊暱AG 陔曶儔軓氈部忒儂唳app 凰藷陔曶儔蚔牁す怢 陔曶儔め齪し彆忒儂唳 捚蚔蚔牁狟婥 ag捚蚔硐峈準歇 陔曶儔忒儂唳app 陔曶儔軓氈部忒儂APP 陔曶儔軓氈部app ag捚蚔蚔牁 ag捚蚔捚粔厙桴 祫蜓弊暱夥厙 陔曶儔軓氈部忒儂啣 ag捚蚔蚔牁 凰藷陔曶儔 凰藷陔曶儔厙硊 AG捚蚔淩ヴ厙 AG捚蚔夥源よ耦虛 曶儔軓氈部忒儂唳 堁階摩芶夥厙 凰藷陔曶儔APP 陔曶儔軓氈部忒儂唳app 陔凰藷曶儔傭部 陔曶儔測燴腎翹 ag捚蚔夥源 ag捚蚔极郤 陔曶儔め齪app 捚蚔摩芶蛁聊 隴汔app 陔曶儔忒儂唳app 捚蚔萇蚔 陔曶儔め齪夥厙腎翹 凰藷陔曶儔忒儂唳 捚蚔夥厙腎翹 隴汔极郤app ag捚蚔摩芶夥厙 陔曶儔軓氈厙 陔曶儔軓氈部忒儂唳app ag捚蚔弝捅 捚蚔app ag捚蚔摩芶す怢 陔凰藷曶儔厙硊 窅碩app 凰藷ag捚蚔す怢 捚蚔軓氈狟婥 ag捚蚔蛁聊 凰藷哏攝佴厙桴 陔曶儔忒儂唳app 陔曶儔軓氈 凰藷哏攝佴佴棶誕謹 窅碩摩芶app狟婥 捚蚔摩芶夥厙狟婥 陔曶儔め齪夥厙腎翹 陔曶儔萇俙傑 凰藷陔曶儔す怢 ag捚蚔萇蚔 堁階摩芶夥厙 蚗瞳陔曶儔 陔曶儔め齪夥厙狟婥 陔曶儔傭部 ag捚蚔す怢羲誧 陔曶儔め齪夥厙狟婥 凰藷陔曶儔粗き蚔牁 凰藷哏攝佴厙桴 陔曶儔め齪夥厙 陔曶儔軓氈部狟婥 凰藷陔曶儔諦誧傷 陔曶儔夥厙 捚蚔app 凰藷哏佴攝佴侕硐唳 陔曶儔傭部 凰藷哏攝佴犿g AG捚蚔夥源よ耦虛 捚蚔軓氈狟婥 哏攝佴犿pp 凰藷陔曶儔粗き蚔牁 陔曶儔軓氈厙 捚蚔摩芶厙奻羲誧 ag捚蚔す怢 陔曶儔め攫 窅碩app 凰藷陔曶踢儔 ag捚蚔蛁聊 陔曶儔軓氈め齪忒儂唳 陔凰藷曶儔粗き 捚蚔夥厙厙硊 凰藷哏佴攝す怢app 捚蚔夥厙厙硊 凰藷哏攝佴犿pp忒儂唳 捚蚔ag厙硊 凰藷陔曶儔諦誧傷 陔曶儔軓氈部夥厙 捚蚔agす怢 窅碩淩犿g 哏攝佴app狟婥 陔凰藷曶儔app 凰藷陔曶儔す怢 陔曶儔め齪し彆忒儂唳 陔凰藷曶儔粗き 凰藷陔曶儔蚔牁す怢 ag捚蚔夥源 凰藷陔曶儔萇齟唳 陔凰藷曶儔傭部 ag捚蚔摩芶厙硊 祫蜓弊暱夥厙 捚蚔蚔牁狟婥 陔曶儔夥厙 陔曶儔傭部淩阭禢謹 凰藷陔曶儔傭傑夥厙 陔曶儔軓氈 陔曶儔め攫 凰藷陔曶儔狟婥 陔曶儔傭部 陔曶儔軓氈忒儂唳 陔曶儔傭部軓氈狟婥 陔曶儔夥厙厙桴 哏攝佴犿pp 窅碩淩犿g ag捚蚔摩芶 陔曶儔ag 湮昄め齪夥厙 陔曶儔傭部淩阭禢謹 隴汔夥厙忒儂唳 agす怢ag捚蚔す怢 捚蚔軓氈狟婥 凰藷陔曶儔傭部忒儂 凰藷陔曶儔蚔牁す怢 ag捚蚔摩芶夥厙厙珜唳 ag捚蚔摩芶夥厙厙珜唳 捚蚔ag摩芶羲誧 陔曶儔傭部淩阭禢謹 陔曶儔め齪夥厙 ag捚蚔弝捅 陔曶儔婓盄 陔凰藷曶儔厙硊 弊暱捚蚔夥厙 陔曶儔婓盄 ag捚蚔弊暱夥厙 捚蚔摩芶羲誧 ag捚蚔极郤 AG捚蚔淩ヴ厙 陔凰藷曶儔軓氈 陔曶儔軓氈蚔牁忒儂唳 陔曶儔厙硊 陔曶儔軓氈部忒儂唳 AG捚蚔摩芶厙桴厙桴 Ag捚蚔app 凰藷陔曶儔傖 淩犿g捚蚔摩芶 ag捚蚔蚔牁 ag捚蚔す怢 ag捚蚔摩芶鼠侗 陔曶儔ag AG捚蚔夥源よ耦虛 陔曶儔 堁階app ag捚蚔腎翹夥厙 陔曶儔軓氈部狟婥 蚗瞳陔曶儔 ag弊暱捚蚔 凰藷陔曶儔夥厙 陔曶儔ag 陔曶儔夥厙 弊暱捚蚔夥厙 陔曶儔ag 陔曶儔め齪app 捚蚔摩芶蛁聊 陔凰藷曶儔厙硊 窅碩夥厙 陔曶儔め齪夥厙 陔曶儔軓氈部夥厙 捚蚔ag夥源 凰藷陔曶儔狟婥 ag捚蚔蹦抭 陔曶儔め齪app 狟婥ag捚蚔 窅碩app 凰藷陔曶儔諦誧傷 凰藷陔曶儔傭部忒儂 窅碩app 凰藷陔曶儔傭傑夥厙 ag捚蚔夥厙 ag捚蚔摩芶厙硊夥厙 凰藷哏攝佴犿g 捚蚔蚔牁狟婥 凰藷陔曶儔粗き蚔牁 ag捚蚔摩芶夥厙硐峈準歇 ag捚蚔蚔牁 陔凰藷曶儔軓氈 agす怢ag捚蚔す怢 陔曶儔軓氈部夥厙app 捚蚔ag厙硊 窅碩摩芶app狟婥 凰藷哏攝佴厙桴 ag捚蚔蚔牁す怢 陔曶儔 陔曶儔軓氈部 陔曶曶儔粗き 捚蚔摩芶 陔曶儔軓氈忒儂唳 Ag捚蚔app 捚蚔弊暱夥厙 AG捚蚔淩ヴ厙 陔曶儔厙硊 凰藷陔曶儔 ag捚蚔夥源 隴汔夥厙忒儂唳 陔曶儔測燴腎翹 捚蚔ag摩芶羲誧 陔曶儔め攫狟婥 凰藷陔曶儔蚔牁す怢 陔曶儔軓氈部 凰藷陔曶儔厙硊 捚蚔軓氈厙蛁聊 ag捚蚔腎翹ん夥厙 凰藷陔曶儔厙桴 陔曶儔め齪し彆忒儂唳 弊暱捚蚔夥厙 凰藷捚蚔摩芶 凰藷峚攝佴剆橉 捚蚔ag摩芶羲誧 陔曶儔傭部忒儂唳 凰藷哏攝佴犿g 陔曶儔app夥厙 堁階弊暱 窅碩ag 凰藷哏攝佴犿g 捚蚔摩芶軓氈 捚蚔摩芶夥厙 ag捚蚔厙珜唳 陔曶儔蛁聊 陔曶儔め齪夥厙 捚蚔夥厙腎翹 陔曶儔傭部狟婥 AG捚蚔笢恅厙硊 ag捚蚔腎翹 捚蚔摩芶 湮昄め齪夥厙 ag捚蚔摩芶夥源 凰藷陔曶儔諦誧傷 蚗瞳陔曶儔 陔曶儔め齪須華翋 陔曶儔軓氈部狟婥 陔曶儔軓氈め齪忒儂唳 ag捚蚔す怢夥厙 捚蚔app 凰藷ag捚蚔す怢 陔曶儔籟籟 ag捚蚔蛁聊 湮昄め齪夥厙 ag捚蚔す怢羲誧 凰藷陔曶儔粗き蚔牁 凰藷陔曶儔弊暱厙桴 捚蚔弊暱 陔曶儔軓氈部夥厙 哏攝佴佴棎 ag捚蚔華硊 窅碩app ag捚蚔淩 陔曶儔傭部淩阭禢謹 陔曶儔萇俙傑 陔曶儔め齪夥厙腎翹 陔凰藷曶儔app狟婥 陔曶儔め攫狟婥 ag捚蚔弊暱夥厙 陔曶儔厙芘 陔曶儔傭部 捚蚔ag夥源 陔曶儔軓氈忒儂唳 陔曶儔め齪夥厙腎翹 AG捚蚔梖瘍 曶儔軓氈部忒儂唳